夜壬

【穹大】想不出叫什么第二弹

依旧是刀子
现代
“”为说的话,【】为东方纤云的脑内思想

东方纤云是东方家的狗,是东方芜穹的狗,他很小的时候便被东方家收养,当做东方芜穹的弟弟,虽说是弟弟,地位却和仆人差不多,只是个虚有名号的小少爷罢了,他的地位,与狗相同。

他觉得自己像条狗,而且是不长记性的那种。他跪在主人的腿边,谄媚的吐着舌头,哪怕主人打的再狠,依旧会对着主人摇尾,祈求他的爱抚,他的怜悯。

他对东方芜穹便是如此,他是东方芜穹的狗,他被他的主人所驯服,他爱着他的主人,但那种不齿的感情,让东方纤云无时无刻都在痛苦中挣扎,他想要逃离,他想要回到人类的世界,却因为东方芜穹无意识勾起的嘴角,勾住了他的步伐。

而现在,‘何必呢’,大脑被这三个字冲刷着,东方纤云看着东方芜穹对龚常胜露出自己从未见过的灿烂的笑容,看着他被自己的小师弟嫌弃了也并不恼火,第一次觉得,那笑容是那样刺眼。

“明明我才更爱你”

话涌入喉咙,吐出来却变成了其他恶毒的字眼。“东方芜穹,你真可怜”【东方纤云,你真可怜】“没有人爱你”【只有我】“而你付出的真心从来没有人珍惜”【我何尝不是】“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掩盖你是个可怜虫的事实”【我只是想藏起自己懦弱的事实】“真可悲”【真可悲】

所以,当东方芜穹掐住他的脖子的时候,他并不意外,他只是笑笑,因为他在东方芜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那样可笑。东方芜穹的眼中透着杀意,他的声音依旧温润如玉,和他的话极不符,他说:“你这条狗,怎么会理解我的感情?”
东方纤云轻笑出声,他只是觉得,东方芜穹现在的动作,像是一条狗在暴怒的撕咬着侵犯其主人的入侵者,他只觉得好笑,无暇在意脖子上越来越紧所带来的窒息感,但声音却是虚弱了下去。

东方芜穹最后听到的是“我何尝不知道你的感情,我们都是一样的啊……我们都不过是被束缚住的狗,只不过,甘愿当狗的人,和自认为是人的狗,谁更可悲?”

评论(6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