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壬

【穹大】想不出叫什么第二弹

依旧是刀子
现代
“”为说的话,【】为东方纤云的脑内思想

东方纤云是东方家的狗,是东方芜穹的狗,他很小的时候便被东方家收养,当做东方芜穹的弟弟,虽说是弟弟,地位却和仆人差不多,只是个虚有名号的小少爷罢了,他的地位,与狗相同。

他觉得自己像条狗,而且是不长记性的那种。他跪在主人的腿边,谄媚的吐着舌头,哪怕主人打的再狠,依旧会对着主人摇尾,祈求他的爱抚,他的怜悯。

他对东方芜穹便是如此,他是东方芜穹的狗,他被他的主人所驯服,他爱着他的主人,但那种不齿的感情,让东方纤云无时无刻都在痛苦中挣扎,他想要逃离,他想要回到人类的世界,却因为东方芜穹无意识勾起的嘴角,勾住了他的步伐。

而现在,‘何必呢’,大脑被这三个字冲刷着,东方纤云看着东方芜穹对龚常胜露出自己从未见过的灿烂的笑容,看着他被自己的小师弟嫌弃了也并不恼火,第一次觉得,那笑容是那样刺眼。

“明明我才更爱你”

话涌入喉咙,吐出来却变成了其他恶毒的字眼。“东方芜穹,你真可怜”【东方纤云,你真可怜】“没有人爱你”【只有我】“而你付出的真心从来没有人珍惜”【我何尝不是】“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掩盖你是个可怜虫的事实”【我只是想藏起自己懦弱的事实】“真可悲”【真可悲】

所以,当东方芜穹掐住他的脖子的时候,他并不意外,他只是笑笑,因为他在东方芜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那样可笑。东方芜穹的眼中透着杀意,他的声音依旧温润如玉,和他的话极不符,他说:“你这条狗,怎么会理解我的感情?”
东方纤云轻笑出声,他只是觉得,东方芜穹现在的动作,像是一条狗在暴怒的撕咬着侵犯其主人的入侵者,他只觉得好笑,无暇在意脖子上越来越紧所带来的窒息感,但声音却是虚弱了下去。

东方芜穹最后听到的是“我何尝不知道你的感情,我们都是一样的啊……我们都不过是被束缚住的狗,只不过,甘愿当狗的人,和自认为是人的狗,谁更可悲?”

【龚大】
设定的龚常胜和东方纤云的崽
日常挑衅龚常胜试图抢娘亲
金毛异色瞳,一金一蓝【一度被吐槽是波斯猫成精】
每天龚常胜回到家打开门就会看到自家儿子提着刀冲上来【疲惫的微笑】
画女硬说男系列

【穹大】想不出来叫啥了

大师兄死亡警告
现代设定
沙雕文笔沙雕文笔沙雕文笔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梗是看有个太太写的灵魂大师兄这样子的,然后就忽然想虐下大师兄【闭嘴吧你】,如有撞梗,纯粹我抄你,雷者请自行小红叉叉

  死亡是静悄悄的。
  东方纤云看着自己的身体躺在棺材里,面容安详的仿佛只是睡着了。他砸吧砸吧嘴,总觉得,看着自己的哀乐送葬一条龙服务,心里有点微妙。
  怎么就死了呢?东方纤云飘在自己的身体旁,楞是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死的,他苦恼的扯扯头发,完了,变成鬼连脑子都不好使了。不过,也无所谓了吧。
  他随着送葬的队伍,放肆的打量着眼眶通红的龚常胜和印飞星。哦豁,没想到你们这么爱我!东方纤云冲他俩扯出了个大大的笑脸,却在下一秒想起来,他们,根本看不到自己啊……
  他的嘴角微沉,果然,参加自己的葬礼这种事情,还是不适合他来啊……东方纤云轻叹一口气,眼角的余光却偶然扫到一抹绿色,是东方芜穹。
  东方纤云尴尬的摸摸鼻子,原以为东方芜穹肯定死都不会来参加他的葬礼的,毕竟自己好歹也是他的‘情敌’。但是,东方纤云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扣住胸口的衣服,在看到他的一瞬间,心脏仿佛被充满了,又跳动了起来。是了,他早就栽在了这个花花公子手里了,哪怕知道他根本不爱他。
  他看着自己的棺材被放进那不大的坑里。
  看着自己的棺材被埋住。
  看着除东方芜穹外的人嚎啕大哭。
  看着他们放下贡品,散去。
  他立在坟墓旁,看着东方芜穹毅然离去的身影,胸口有些酸闷。“都死了,还会有这种反应吗……?”他的自言自语,不知是说给谁听。
  他站了不知有多久,也许几分钟,也许几小时。但,他的身子忽然被扯动,像是什么东西拉着他在跑。东方纤云怂了吧唧的捂住脸,浑身抖的像筛子,完了,这莫不是黑白无常来勾魂了。好不容易停下来,睁开眼,却是东方芜穹的俊脸。
  啧啧,真养眼,东方纤云摸着下巴,边赏着美人边琢磨现在的情况。东方芜穹已回到家中,躺在沙发上,闭目养神,细长的睫毛轻颤,唯一煞风景的地方,便是他的眉头皱着。反正也没人看的见我,东方纤云这样想着,蹲下身子,试图用手指抚平他的眉毛。虽然他的手指一直在穿过东方芜穹,但他却依旧乐此不疲。
  “东方纤云……”他听到东方芜穹的声音,是在喊他,巨大的惊喜使他一瞬间说不出话,他颤抖着抱住东方芜穹,胳膊虚虚的圈着,假装自己紧紧的抱住了他“诶,我在。”他的声音带着久未说话忽然开口的沙哑。
  东方纤云感觉到了,自己在消散。
  身影仿佛玻璃一样,一片一片的碎去,成为粉末,最后消失不见。
  东方纤云终于知道了,为什么自己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死的,原来自己只是一片执念,一片对东方芜穹的执念。他鎏金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嘴角却挂着一抹自嘲的笑,他笑自己的可悲,生前,他离不开东方芜穹,甘愿跪在地上,把自己的心剥出来给他,用自己卑微的爱,去换取他的目光。没想到死后,还是离不开他,甘愿被囚禁在他的身边。只是一声呼唤便能让他了却心愿……
  他终于化成烟尘,消散与尘世间。自然也没有听到东方芜穹接下来说的话了。
  他说:我怎么可能会爱他呢?真是个白痴

五分钟速撸嘉爷(˘•ω•˘),老实说,我画画真难看。把嘉爷都画毁了
轻拍谢谢

未完成的佩金,emmm,草稿一时爽,现在勾线完全蒙了
私心all金

语文课摸鱼(我胆子真大,明明坐在第一排),梗来自于一个大佬,老实说,大佬我爱你!!!!



雷狮:“安厚毛,你是不是又把金藏你毛里了?!”
安迷修:“……不,在下没有!(瞟)”

考前复习摸鱼,咱越到考试咱越浪!无所畏惧!

P1p2私设饲主嘉x猫妖金,p3私设魔王嘉x小恶魔女装金,p4是猫化雷狮
(魔王嘉德罗斯那张请不要大意的看嘉德罗斯的尾巴)

私心包子嘉德罗斯×兔子金,2p是原图(黑塔利亚里的英国和美国),对比一下发现自己画的瞎jb丑(:3_ヽ)_

感谢上色的包子君,以及原谅我后面的偷懒